新中式家具”逆市而上 受年轻消费群体的关注

/ by 陶瓷网 浏览次数:

  近年来,房地产市场的不景气,让家具销售市场也遭遇了一定的瓶颈。不过有消息称,无论是在各大展会上,还是在市场销售中,近一两年来,“新中式家具”表现出了“逆市而上”之势,正在受到越来越多人,尤其是年轻群体的关注。

  比如在今年10月底举行的2016嘉德·典亚古董艺术周上,除了高价位的顶尖藏品,一批既遵循传统文化典制,又带有当代设计色彩的家具作品和文房摆设就受到了不少观众的青睐。对此,在本届古董艺术周讨论区举办了相关讲座的“君子书房”策展人、中央美术学院副教授卓凡告诉《中国商报》记者,从发展机遇上看,“新中式家具”面临两个机遇,“一是现在整个社会提倡传统文化的复兴;二是‘80后’的兴起。而据我所知,‘新中式’的主要受众人群也有两类:一类是原来用传统中式家具的人,考虑进行第二次家具装修;另一类就是年轻群体,他们不喜欢过于沉重的氛围,更强调设计感。”
  而在今年广州、深圳等地的一些家具家居展会上,“新中式”同样引发了不小的舆论关注。据一位常年参加此类展会的厂商介绍,这个概念是今年各家具品牌展列商品的主打之一,“在深圳展会上,甚至有一个展厅里几乎每家都在推广‘新中式’。”此外,市场热情也不可小觑,例如在云南,有报道称,今年“十一”黄金周期间,当地大型家具超市中“新中式家具”的销售情况就相当可观,已经成为一个明显的增长点。
  采访中,《中国商报》记者注意到,前不久一份流传在业内的调查研究也印证了上述这些趋势。结果显示,40岁到55岁的消费群体购买新中式家具时,比较注重材质的珍贵以及传统文化的传承;30岁到40岁的消费群体则喜欢简约的设计,比较倾向于雕花等带有手工痕迹的家具;而20岁至30岁年龄段的年轻人由于受到经济水平能力以及快节奏生活方式的影响,比较关注个性化、多功能的新中式家具风格。目前,为了扩大市场,许多新中式家具品牌会在设计与材质上进行细分,以满足不同年龄阶段消费者的需求。
  “或许是在之前的欧式家具热过后,很多人会发现,经济条件越来越好了,要追文化,那作为中国人,我们自己的东西在哪里?这是一个觉醒。买不了传统古典家具,他们又想要有这种气韵,那么势必要找一些能看得懂的、适合自己购买的东西,所谓的新中式家具可能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之下产生的。”知名美籍华人设计师、清庭设计创始人石大宇认为。
  另一方面,鉴于主要受众群体的经济承受能力和居住空间需求,除了融入当代设计感之外,现在“新中式家具”的制作生产领域对比传统家具制造,出现了一个很明显的变化,那就是材质。从以往常见的红木、黄花梨,发展到了橡木、云木、北美黑胡桃等等。并且,不同的地区工艺,也有自己对材质的不同偏爱,比如刺猬紫檀在苏式“新中式家具”中“正当红”,而北京却多用老云木。
  有市场人士分析指出,未来一段时间,新中式家具或将成为市场主力,这也势必会引发各商家之间的竞争。那么作为普通消费者和收藏爱好者,您对新中式家具又有多少认识,一起来听听专业人士怎么说。
  《中国商报》:该如何理解“新中式”这个概念?
  石大宇:我理解今天所提到的“新中式”指的就是形式。但问题在于,真正做设计,所谓的形式与风格不应该是指作品的长相,而是设计师在创作时碰到不同的问题,解决并给出答案的流程与思考过程。不是说,他所做出来的东西一定要是什么样的,我觉得那不叫设计。基于此,我个人对于“新中式家具”这个概念不太认同。
  卓凡:十几年前,市场上流行的是欧式家具,后来逐渐演变成简欧式;七八年前,明清红木家具开始流行,到了三四年前,这个市场饱和了,于是设计开始寻求传统与现代生活相结合,发展出了“新中式家具”。
  《中国商报》:对比传统古典家具,“新中式”有什么特点?
  卓凡:传统的中式古典家具有个很明显的特点,那就是“中规中矩”,这是因为无论是北方的四合院,还是南方大宅,建筑设计上都讲究“对称空间”,因此需要“中规中矩”的家具来匹配。但是我们的现代生活中,即便是3000平方米的大别墅,套用这种对称、规整的理念来设计,很容易让人住得“不舒服”。我有位朋友在自家的装修设计中就沿袭了“中堂”的设计,结果发现与朋友交谈非常不方便,甚至连讲话都得提高八度,惟恐对方听不见。所以说,家具设计不能完全照搬传统,更不能“假正经”。
  《中国商报》:这波热潮中会出现“不论不类”吗?
  卓凡:我也见过一些“新中式”家具做得不伦不类的例子,比如把实木做成沙发样式,这些厂家也想突破,缺乏的是专业设计师的介入。另外,这几年市场淘汰的速度之可怕,加上互联网传播让抄袭变得更加便利,使得这个行业亟待在提高自身水平和进行品牌建设两方面下工夫。
  石大宇:如果大家觉得这是一个流行趋势,做这个可以赚钱,有能力的人做,没有能力的也想挣这个钱,当然设计品质就会参差不齐,就会有奇怪的东西出现,没有办法表达任何有意义的概念或者观念,这种现象很普遍,把它视为一个必经的过程就好。也许“新中式家具”这个概念过了几年又消沉了,会出来新的东西,可能就是真正在做设计的人所引领的。
  《中国商报》:如何判断一件作品的好坏?
  石大宇:光长得漂亮没有用,你做的是椅子而不是雕塑。能不能坐,坐得舒不舒服,最重要的是能否为使用的人提供一个健康的坐姿,这就是最基本的分辨设计好坏的一个方法。设计不是Art(艺术),它是物件,一定是要对应和人发生关系的。
  但审美又是一定的。举个例子,也许我会花70%的精神去探讨材质、功能与结构,只留20%到30%去讨论美感;可如果审美不成立、我不满意的话,就会把之前70%的东西全部推翻,即便它们比重不同,所以做设计难在这里。
  《中国商报》:“新中式家具”有可能走向国际吗?
  石大宇:其实不少老外普遍对亚洲文化的态度是高傲的,他们中的很多人对此认识不够,脑海里的中国传统文化印象其实是最一般的符号。如果说你要靠这些最一般的符号去引起他们的注意,没有意义。所以我认为如果是一位负责的中国设计师,要思考是不是该有属于我们自己文化的东西出现,这个东西并不一定是老的和复古的,而不是光想着去给国际看。因此现代中式风格家具能不能走出去,并不重要。
  卓凡:在以往巴黎、米兰等欧洲一些大型博览会上,鲜有中国的东西。这几年国内有意组织带有中国面貌的作品走出去,在国际上发声,但毕竟仍处于起步阶段。我想这一块需要有更多的关注。
  《中国商报》:“新中式家具”有收藏价值吗?
  石大宇:做设计的初衷并不是针对收藏,这才是重点。而且一般国内的消费者讲收藏,就离不开投资价值,但多半的设计是没有投资价值的,它是给人用的。而且设计从来都不是跟着市场走的,可以引领风尚,但不是追随风尚,所以设计师不应该去跟随市场的脉动,而是应该站在创造者和发现者的角度来引领受众。再说,如果你今天做设计完全是为了钱和迎合市场,怎么可能会有好的作品出来?
  卓凡:现阶段讨论“新中式家具”,谈收藏为时尚早。因为收藏相当于一种财富体量,需要流通和增值,从这个意义上看,“新中式家具”目前先要走的路,还是在消费范畴。
澳门棋牌网站平台的微信公众号二维码
推荐本文:
今日热点
更多>>
精彩专题 / Wonderful topic
更多>>
第七届中国(佛山)陶瓷发展年会暨陶瓷总评榜投票专题
专题:第六届中国(佛山)陶瓷发展年会暨陶瓷十强企业授牌仪式
专题:2017第二届佛山陶瓷十强企业特别专题
  • 专题:中国陶瓷趋势论坛暨中国陶瓷十强企业总评榜

    专题:中国陶瓷趋势论坛暨中国陶瓷十强企业总评榜

  • 现场:第五届中国陶瓷趋势论坛暨第七届陶瓷总评榜颁奖典礼

    现场:第五届中国陶瓷趋势论坛暨第七届陶瓷总评榜颁奖典礼

  • 专题:2016首届佛山陶瓷十强企业颁奖典礼

    专题:2016首届佛山陶瓷十强企业颁奖典礼

  • 现场:2016年度首届佛山陶瓷十强企业授牌仪式

    现场:2016年度首届佛山陶瓷十强企业授牌仪式

行业焦点 / Industry focus
更多>>